inside_ip

「人.造」—黃贊倫個展

exhibition_top2
inside_pic
「人.造」—黃贊倫個展

展出藝術家:黃贊倫

策展人:白適銘
展覽期間: 2016.11.05 ~ 2016.12.18
開幕茶會: 2016.11.05 (六) 15:00

 

文/白適銘

 

面對二十世紀初期以來所謂「機械複製時代」、「工業化文化生產的年代」,藝術已無法自外於機械化及工業化,而維持其在橫或縱軸面向上不受差異化因素的影響,則須回應現代觀眾對藝術品的「散心」、「消遣」等消費心態。在面對全球規模甚或是太空世紀布局下宛若魔獸般不斷擴張、異形化的科技文明,與其說藝術家能夠改變什麼,毋寧更該說是拋出問句般的當代寓言,藉以檢視其與大眾消費慾望間的共謀關係更為適切。

數年來,黃贊倫藉由仿真材質、動力機械、模具拼組以及數位影像裝置等,建立出一種「人造物」的世界,探討人工智慧、基因工程以及賽伯格(人機複合體,cyborgs)等的影響。在本展中,他重整過去在「機器人」、「同體」、「混身」、「仿皮草」等系列已然發展成熟的觀念,將主題瞄準於共同特質—「人造物」—及其自身存在的荒謬性、類生命之無機性等現象之上,突顯彷彿面對手術台上非死即生的孱弱軀體,始終無助的立場。

相對於真實生物而言,「人造物」所具備的生命現象由機械科技所賦予,然其自身存在的荒謬性、類生命之無機性,卻突顯了人類未來的種種危機—包含人性、思維、情感,甚至是慾望的喪失。亦即,在科技文明不斷進逼的同時,所有與生物、生命或生存有關的問題,皆可為其所模擬、取代或替換,人的存在已無關緊要。而由機械科技所形構的人類未來希望,則宛若一個永恆、理想的虛幻世界—「機械烏托邦」。

 

文 / 黃贊倫

 

【人・造】是我繼2015年獲第十四屆台新藝術獎第三季提名【流變為動物II-怪物】個展後之全新創作計畫,計畫將緊扣著近年來創作核心,意即某種人類最原初對於「即將到來」(yet to come)之物事的慾望與想像,這一份對那未來美好世界的想像與期待,在【人・造】創作計畫中被推演至某種將永遠只能讓其留待在尚未「尚未」的狀態。

 

此次計畫中,所有的存在「作品」都是機器人,無論是平面繪畫、動力機件,甚或至空間裝置,我將它們並置共處在某種怪異的時空當中,又或者應該更準確的說,這些機器人活在「未來」的不同時空、不同條件、不同慾望與不同表達之中,透過機器人所見證、承擔的未來,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呢?

 

人類從來不完美不朽,卻總要造出一點什麼來反覆確認那不可追的永恆性。因此,即便是造神也要是人的形象:人,有所限但無所不能。雙重恐懼並焦慮於不可追永恆的無止盡失落,以及那種根本性害怕被超越而最終抹去其存在最微薄的意義。人型便在這樣一個邏輯之下被造了出來,所有可見的身體或動態皆為人的轉貼;卻依舊,沒有人,只有消費。而人類的自觀,始終缺席。

 

然而,在我近年作品中所不斷觸及反思的,戰爭、基因工程或人機共構都早已不再是未來的事,所有將臨的戰爭、基因改造工程、人機都終將成為已經過去,包括我們在過程中自詡為無限的意志也將必然消隕。【人・造】創作計畫便是在這樣一個關於未來的賭注:其永恆的魅力正是他將不曾真正到來。所有押注在未來之上一切的人類作為,確實不減損未來一絲一毫的絕對創造性,而是我們之為我們,我們之為見證者與承擔者的過去與所是之現在。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