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淨•空•相-歐陽文苑、朱為白雙個展
Extremely Purity / Emptiness Nature : Oyan Wen-Yuen & Chu Wei-Bor Dual Solo Exhibition

展出時間|2020.06.13-2020.08.02
開幕座談|06/13 (六)15:00

策  展  人|白適銘、鍾經新

與  談  人|霍剛、朱光宇、朱佳菱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

白適銘

隨著戰後政治局勢的急遽變化,自1950年代開始,台灣社會迎來百年間最為衝突的階段,不論是新與舊、本土與外來、國族與世界或東方與西方,二元對立氣氛濃厚,美術界亦在數十年的戒嚴監控下,朝現代化與在地化雙重軌道對話的方向前進。其間,現代美術團體的組織與活動,跳脫體制及學院束縛,成為民間推展前衛觀念的主要力量,如五月、東方、現代版畫會及今日畫會等。東方諸生導師李仲生曾給予肯定,認為經由這些年輕世代的努力,現代繪畫運動終能開創不同格局,達到令人振奮的最高潮狀態。

東方畫會於1956年成立,由歐陽文苑、李元佳、霍學剛、蕭勤等八人創會,後有朱為白、秦松、黃潤色、鍾俊雄、李錫奇、席德進等陸續加入,合計十餘人,透過數年的耕耘,會員相繼獲得國外大獎,至1960年代初期已聲名大譟。該畫會的創設旨趣,在於透過中西融合的方法,表現民族性格及東方/中國精神,並能彰顯各自面貌,為當時閉塞的環境帶來嶄新的生氣與力量,甚或激勵更多年輕世代投入現代繪畫創作的陣營。

歐陽文苑早年服役空軍,嗣後進入李仲生畫室接受西方思潮洗禮,致力於現代繪畫語彙的形塑,其作品風格多樣,常見類似文字之幾何符號、原始圖騰,造型抽象、筆觸大膽、色彩直接,深具表現主義之諷諭精神;復有具像主題,喜以人形、枯樹、魚骨、動物、寓言等營造圖像象徵,表達帶悲劇性格的人生觀與世事無常之哲理,呈現出世又入世的矛盾思維。

朱為白來台後仍在部隊服役,其後在廖繼春畫室學習西畫,漸受現代思想啟迪,復因加入東方畫會並受封塔那(Lucio Fontana)「空間主義」觀念影響之故,朝向複合媒材及空間美學等領域的多重探索;其後,更多方運用布料、泡棉、塑膠、棉花棒等媒材,在極簡的物質材料上,致力追求精神意識的極大化,走向純粹、空無且帶有禪風及冥想趣味的藝術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