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poster

非媒介 張羽、梁銓作品展

exhibition_top2
s_poster
非媒介 張羽、梁銓作品展

策展人︰杭春曉
策展助理︰魏祥奇
展覽時間︰2012.07.20~2012.07.28
開幕時間︰2012.07.20(六) pm4:00
展覽地點︰悅‧美術館 北京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2號路798藝術區797路B06
主辦單位︰悅‧美術館、大象藝術空間館、高名潞當代藝術研究所

水墨作為一種媒介進入到“現代水墨運動”中,在跨越30年的時間裡,表現出了極大的豐富性,今天,水墨不單純是作為一種語言形式,水墨抽象的發生和行為邏輯,已經超越了媒介的物質屬性,作為抽象水墨運動的視覺編碼,更在於其附加值,即水墨背後的一整套文化體系。“非媒介”不是“無媒介”,也不是“反媒介”,我們反對的是將媒介作為簡單化的工具來解讀。所有的繪畫作為一種媒介存在的時候,我們都是看到媒介的結果,但這個媒介背後應該有另外一個東西,如董其昌提出“以淡為宗”,然而他的日常生活非常世俗︰文人的世俗性和非世俗性並不是二元對立的,在他們身上都有完好的疊合,而繪畫幫助他們塑造一個生活價值和生活姿態,反過來今天我們對道統資源的調用,如果不進入這樣一種生活姿態和生活體驗中,而僅是作為一個媒介的形態,就不能激活道統的精神。
張羽近乎神經質的“按捺指印”在可見能指上留下的痕跡,暗示了這種行為背後某種“行為確認”的認知體驗;而梁銓看似單純的“貼染紙條”與可見能指的拼貼痕跡,互文了一種關乎中國畫“托裱”體驗的觀看經驗。毫無疑問,兩者的“行為”不再是作品架構中可有可無的內容,而是反向于“抽象運動”試圖激活“單純視覺”言說能力的主觀努力,並與最終的可見能指在互文關係中形成視覺暗示的直接性。如果,需要追問“視覺暗示的直接性”的形成原因,我想“水墨”的媒材特性起到了關鍵作用。無論張羽“按捺”行為,水墨與紙的暈化效果形成的疊壓視覺體驗;還是梁銓“貼染”行為,宣紙與水墨的積染、托裱形成的視覺濃度,都直接與“水墨”特性有著無法擺脫的關係。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水墨”特性,並非預設邏輯中的特徵概括,而是藝術家對於“水墨”媒材的個人化經驗,其方法的生效也不是宏大文化邏輯賦予的,而是藝術家細膩、真實的體驗過程賦予的。也許,其獨特化的體驗模式,只是“水墨”可能的特性中的局部,但它卻是自然生發的結果,而非生硬的預設結果。其中差異,正是觀看、審視“水墨”立場的改變──消解主體想像,還原媒材屬性。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