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_top

Hou Shan Hu

侯珊瑚簡歷

侯珊瑚

 

  • 1962  出生於中國北京
  • 1983  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專業
  • 1993  旅居美國紐約和佛羅里達州
  • 2014  回國,現生活工作於北京,為自由藝術家
個展
  • 2017  态 ─ 侯珊瑚個展,大象藝術空間館,台中,台灣
  • 2014  态 ─ 侯珊瑚 2014 新作展,太和藝術空間,北京,中國
  • 2013  态 • 初 ─ 侯珊瑚水墨畫展,太和藝術空間,北京,中國
聯展
  • 2016  INK asia 水墨藝博,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香港,中國
  •        Art Taipei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世界貿易中心一館,台北,台灣
  •       “蛻變”第四屆中國 – 義大利當代藝術雙年展,北京 798 藝術區、北京塑膠三廠文化園、馬奈草地,北京,中國
  •        藝術北京博覽會,全國農業展覽館,北京,中國
  • 2015  中國當代藝術年鑒展 2014,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中國
  •        INK asia 水墨藝博,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香港,中國
  •        全國綜合材料繪畫雙年展,寧波美術館,浙江,中國
  •        第四屆韓國釜山國際藝術博覽會,Asian eyes on paper 專題展,釜山,韓國
  •        藝術北京博覽會,全國農業展覽館,北京,中國
  •        水墨 SHUIMO 世紀變革與藝術新路,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北京,中國
  •        另一種烏托邦 – 上海抽象系列展 • 邊界,上海明圓美術館,上海,中國
  •        藝航中西 ─ 中國西班牙當代藝術聯展,289 藝術空間,廣州,中國
  • 2014  第十二屆全國美展 ─ 綜合材料繪畫展,河北省博物館,河北,中國
  • 2013  五+五 中西女性當代紙本藝術聯展 ( 西班牙 – 中國巡展 ),Setba 基金會畫廊、雍和藝術館、廣州美術院美術館、
  •        巴賽隆納、北京、廣州,西班牙、中國
  • 2012  邁阿密國際藝術博覽會,邁阿密,佛羅里達州,美國
收藏機構
  • 中國美術館
  • 中國國家博物館
  • 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
作品賞析
藝術評論
從“心之态” 到 “質之态”

 

文 / 中央美術學院 院長 范迪安

 

中國當代水墨藝術的發展,是中國當代藝術發展整體圖景中重要的版塊。自新世紀以來,在越來越明確也越來越急迫的全球化進程中,中國的水墨藝術如何體現當代文化的意識和中國文化的當代精神,如何在全球視覺藝術轉型發展的動態進程中,彰顯自己的文化身份和文化屬性,已經成為當代水墨藝術家著力解決的重點。對於當代水墨來說,一方面,具有深厚的本土傳統無疑是重要的學術資源,但是它們不能被簡單地延續和移植於當代的表述,而需要藝術家從深厚的水墨資源中提取與自己的當代感受相契合的因素,才能夠使傳統在文化轉化的層面形成對當代創造的支持。另一方面,西方現代以來的形式表現系統已經極大地拓寬了繪畫的視覺感染力,中國水墨藝術中的感性表現和寫意語言,與西方現代形態的藝術有暗合之處,但是如何抓住水墨語言與現代形式之間的連接通融,更是成為一個具體的課題。

 

正是在中國水墨需要走向當代,並且展現其跨文化影響力的課題面前,侯珊瑚女士的一大批作品提供了一個嶄新的文本。侯珊瑚的這批作品,以中國水墨的媒介材料為基點,但是,她在探索水墨語言表達的時候,既抓住了水墨語言與自我精神世界相連溝通的機緣,也就是說她的水墨創造源發於自己的心靈體驗與視覺感受;與此同時,她又用實驗性的方式在水墨的媒介、材料和技法層面做出了大量的探索,由此使得水墨的語言表達在技藝的層面上呈現出新的樣貌。因此,她的這批作品為我們體認中國水墨走向當代的可能性提供了思考的契機。

 

侯珊瑚把自己的水墨作品系列稱之為“态”的系列,在我看來,這是她對水墨語言與水墨圖像有機統一的一種新的體認,也是一種新的追求。在她的作品中,水墨的表達不是傳統概念上的筆墨表達,而是特別將筆線和墨象的形態作為語言的要點,可以說,她從水墨語言最單純的元素 — 墨點和線條出發,由此擴展為水墨肌理和形態的澄明。在水墨的書寫中,她著力的重點不是傳統的筆性和墨性,而是水墨材質本身所具有的流動性和不確定性這些映射當代意識的因素,在這個意義上,她對水墨語言的屬性有了一種新的體驗,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發現。當她的感覺和水墨的流動、暈化、彌漫、延展這些屬性不期而遇的時候,她筆下的水墨形態呈現出了一種陌生化的效果。從她的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與其說她的作品是一種描繪的結果,不如說她的作品是一種意識流的生發,在與水墨媒介的碰撞和展開中,她將水墨語言內在的性質點化出來。中國古代講究的是“格物致知”,也即在於與物的觸及中獲得新的感知,在我看來,侯珊瑚藝術中所“格”的“物”,就是水墨的材質、媒介本體這個最純粹的物,正是因為把握了這個單純的探索課題,她由此獲得了關於“水墨性”更為深切的體認。

 

侯珊瑚將自己的作品稱之為“态”的系列,表明她對於“态”的理解是獨特的。所謂“态”,通常是指繪畫形象的“形態”,在這方面,她的作品中通常有許多擴展的墨點和筆跡所形成的曲線,從這些形的態狀中可以看到她在一種冥想和沉靜的狀態中流露出來的精神指向。在這方面,許多經典的現代繪畫都看重藝術家在專注和冥想的狀態中所形成的無意識流露,也即如中國經典中所說的“中得心源”。在當代藝術十分噪雜、紛亂的現實語境中,侯珊瑚難能可貴的保持了純粹的心靈,將繪畫的表達視為自己心靈的傾訴,特別是與水墨語言的對話,因此,她筆下的形之“态”,是一種精神的痕跡。與此同時,她作品中的“态”,也是一種“質”之态,她努力超越已有的水墨經驗和圖像,更重視在一種有控制的,或者可以稱之為理性的繪畫過程中,把握水墨技巧的展開。比如說,她在墨的運用上,就不是一般的形成多階次的墨色,而是有意識地控制墨的極黑、灰黑、極淡等幾個層次,形成了更為單純和清晰的墨色明度,來形成對於墨色本身的質地表達,這便與傳統的筆墨表達拉開了距離,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超越。再如,她十分注重畫面背景的渲染,也就是在底圖、底層、底色上做研究探索的文章,使得背景的渲染構成一種現代繪畫的扁平空間,但同時也將東方對於空間的表達經驗貫穿進去,在扁平空間裡形成典雅的色澤,特別是形成微妙的變化,由此使整個畫面洋溢起明澈悅目且些微滉漾的氣息,一種視覺的生機從作品的“質態”中散發出來,帶著敏感,帶著修養,更帶著一種單純的情懷。

道與神同遊 — 讀珊瑚水墨

 

文 / 太和藝術空間 董事長 賈廷峰

 

孟子說:“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這“大人”一詞,似乎給活潑潑的“赤子之心”戴上了道德的鐐銬。而千百年後的王國維,卻讓赤子之心回到了藝術的本位,他說:“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與其說王國維用赤子之心解讀了藝術,倒不如說是用藝術為“赤子之心”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自此以後,我們在迎迓一個新藝術生命誕生的時刻,驚奇地發現,那赤子之心也如影隨行。

 

侯珊瑚的水墨,是一次完全不同尋常的藝術探險。這些看似天馬行空的作品,擺脫了固定規則的生命體驗,用脫塵不染的心靈,體悟營造出了一個陌生驚奇、自在歡愉的藝術世界。在這裡心與萬物相遇優遊,契合無間、無所依待、無所束縛,無所滯礙,將直覺的生命體驗在款款然中融入到天機流蕩的宇宙洪荒之境,循環往復、生生不息。在這裡首先攫住我的,不是某些線條,亦不是某種色彩,而是破空而來的“道”的精神。

 

“道”是中國文化血脈裡對於世界本源,本質和本身的一種思考。伴隨著這種思考,老子首先發現了事物之間的“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這種辯證的智慧促成了自然無為、柔弱不爭、貴無尚虛、清靜抱一、返本復初,無知棄智的人生哲學。

 

從這種審視角度出發,老子最終在嬰兒的身上發現了這些美德,在《道德經》中,他不只一次的論及到了嬰兒的這些特點。“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為天下溪,常德不離,複歸於嬰兒。”也許老子不曾想到,這種本著赤子之心,循著宇宙天道的倫理思想,發展為中國獨一無二的美學趣味。

 

與西方的美學思維不同,這種美學趣味不僅需要熟巧的技能,更需要不間斷的修心。人在俗世,怎能保持“最初一念之本心”?這要靠不停的上升,進入不停的心靈返鄉過程。上升不易,返鄉更難。侯珊瑚從油畫回到水墨,從西方回到故里,從浮世的喧鬧裡回到洪荒的流蕩中。在一次又一次出世入世間,完成了靈魂的洗禮、生命的蘇醒、藝術的創造。

 

萬物萌生的起點匯於湯湯大道,生於赤子之心,在筆下化於“一”的神秘。意與象融合,心與物冥合,才會有了這尺幅萬裡的生生不息。在這不息的流淌中,太初之心悠遊天地,變動不居;在這寧靜裡,昭昭大化,奄忽齊一。

 

面對這樣的藝術,不由你遐思小橋流水,不由你旁顧熙攘人群,有一種宏大鋪天蓋地,它將你包裹,將你卷席,你的耳畔響起開天闢地的轟鳴,你的目光定格於初民圖騰的信仰,你體會著生命的自由和奔放,你感受著宇宙的無形與律動。這是陌生的體驗,這是藝術的神奇,這是審美的一次擎起。

 

而對於畫家來說,這卻是真實的記錄。她記錄下光明與晦暗的交替,記錄下宇宙的坍塌與生命的重建,她記錄風的情緒,記錄水的氤氳,這記錄並非留於紙畔,而是留於那無所滯礙的赤子之心。作畫是心的歷險,是心對於萬物的滅跡,又是心對萬物的迴響。在這個瞬間,萬象靜寂無痕,心神恍惚無慮,藝術之光在自由的揮灑中舞蹈,展現出行健不息又淡泊寧靜的宇宙生機。

 

有人在卵石間看到清泉的流過,有人在晚霞裡找到憂傷的雲朵,在藝術之神巨大的背影中,卻都化為一派混沌、一派澄明。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遊。《态.初》無形,象與心同行。

Empty section. Edit page to add content here.
Empty section. Edit page to add content here.